极品捉鬼师 第四章 班花柳涵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她啊。”王子涛看了几眼有些吃惊道。  林雨麦看去,对这个叫柳涵焉的女孩有些印象,她是隔壁八班的班花,吴磊始终有在他耳边说起,提的多了,他自然而然明白一些。  严禁不说,也没穿起校服的柳涵焉的身材真的很好,大夏天的穿着推销产品啤酒的紧身皮衣短裙,王子涛的家就在这附近,他灰溜溜的跑了回去漱洗了一番,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珊珊来迟。。...

  河湾,大排档,夜色迷人,霓虹灯火倒映在河畔上,美的让人舍不得抽离目光。

  王子涛的家就在这附近,他灰溜溜的跑了回去漱洗了一番,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珊珊来迟。

  三人都是学生,没有步入社会之前,也都没见过什么高档的地方,河边大排档,吹着夏夜里徐徐凉风,吃着好吃的炒菜,顺便喝上一些小酒,这滋味……不是一般的爽。

  “咦……那不是柳涵焉吗?”吴磊指着在大排档上忙碌的一个窈窕身影道。

  “好……好像真是她啊。”王子涛看了一眼有些惊讶道。

  林雨麦看去,对这个叫柳涵焉的女孩有些印象,她是隔壁八班的班花,吴磊一直有在他耳边提起,提的多了,他自然而然知道一些。

  不得不说,没有穿上校服的柳涵焉的身材真的很好,大夏天穿着推销啤酒的紧身皮衣短裙,那双性感修长的美腿不知惹得多少狼的注视,要是能摸到那双饱满长腿的弹性,估计要幸福死。

  林雨麦对她不是很了解,但这一看,确实很漂亮,简直是长腿女神,与在学校穿校服的保守相比,几乎判若两人。

  “她,她好像在这打工啊。”吴磊道。

  “快两点了,一个女学生还在外面打工……她家境很困难吗?”林雨麦看着手表道。

  “这……这我还真不知道,王子涛应该知道吧,你不是喜欢她很久了吗?”吴磊问道。

  王子涛楞了一下,其实他和林雨麦和王子涛不是一类人,他家境富裕,从小就产生优越感,所以看其他学生都比他要差一截。

  “我……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啊。”

  王子涛其实内心挺震惊的,他确实是一直都喜欢柳涵焉的,他一直以为柳涵焉家境算不错的,学习成绩又好,穿着打扮方面都还算清洗脱俗受过教养的那种,家境应该是和她家差不多的那种,他曾经也试图约过几次,但都被婉拒了,可他却没想到,她晚自习下课回来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河边大排档打工,令他有些出乎意料。

  “都不清楚,叫过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刚好我们也要点菜。”林雨麦道。

  对于他来说,柳涵焉长的确实不错,尤其是那双修长饱满的大长腿,能够他玩一年的,虽说不上喜欢,只是带着几分有色的欣赏眼光去看待罢了。

  他们特意喊来了柳涵焉,她见到三人后,也是一脸的诧异,眼神中透着慌乱,似乎不喜欢有同学看见她在这打工的样子,只是为了挣钱,她轻咬着嘴唇终于点完了菜。

  “一会菜就来了,你们先喝点茶!”柳涵焉说完后,便急冲冲的跑到了厨房。

  看着柳涵焉慌慌张张的离开后,三人都楞了一下,原本想要问的话全都憋在了嘴里,没敢说出来。

  “就……就这么走了?”吴磊道。

  “你还想让她坐下来吃夜宵不成,她要上班,又是快高考的特殊时期,最忌讳的就是怕同学看见她这样。”王子涛带着几分醋意的说道,似乎对吴磊如此说柳涵焉表示不满。

  “算了,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我们先干一杯吧!”林雨麦道。

  “干杯!!”

  “王子涛你别愣着啊,喝酒啊!”

  “好……好……干杯!!!”

  三人吹着河边凉爽的清风,吃着夜宵,喝着啤酒,一个个都显得特别的激动,谈论的话题也越来越广,但大多是围绕着之前林雨麦捉鬼的事,王子涛更是一口一口的大仙叫着,叫的林雨麦都快膨胀了。

  ……

  夜里三点!

  “王老板,我就先回去了,明早还得上课。”柳涵焉打了声招呼道。

  “这是你这个月的工钱!”王老板塞了一沓钱道。

  “王老板,你是不是多发给我了啊!”柳涵焉看着和多出来的五张钞票道。

  “马上快高考了,你也不容易,买些营养品给自己补补吧,好孩子,拿着吧。”王老板关心道。

  柳涵焉很感动,她也没有拒绝老板的好意,深深的鞠了个躬说了声感谢后,才朝着河道走去。

  她看了一眼还在胡侃海喝的三个同学,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林雨麦看着离开的柳涵焉,眉头紧蹙,目光无比的凌厉的注视着柳涵焉在地上的影子……

  “大仙,看什么呢,喝酒喝酒,刚说到哪了。”王子涛勾肩过来一脸兴奋的道。

  王子涛真的醉了,本来就没怎么喝过酒,被吴磊和林雨麦猛的灌了之后,哪有不醉的道理,醉了之后,连话都多了起来。

  “好,喝酒,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

  ……

  泉海市郊区,白云山,山下有坐落着十几幢别墅,住在这的人都是有钱人。

  傍山小径,夜色下浓厚的阴影,刀也切割不开,针也刺不透,走在这小径上,仿佛潜游在阴森的海底,而山脚下那些疏落的灯光,就像幽暗海底的磷光,忽明忽暗。没有风声,也没有虫鸣,小径上极度的幽静,使人感动恐惧。

  此时一个少女走在幽静的小径,慌乱、恐惧。

  娇/喘的呼吸声,急促凌乱的脚步声,柳涵焉一脸恐惧,时不时心悸的回过头注视着她走过的小路,四周漆黑的树木,仿佛像是黑夜中狰狞的魔鬼在伸出爪子。

  她神色慌张,手心里全是冷汗,不由的又紧了紧挎肩包,脚步不由的又加快了几分。

  这条小径不是很长,柳涵焉却感觉走了有半个世纪般长久,终于她到了山脚下的家门口,慌乱的掏出了家门的钥匙,不安的连开锁都开了好几次才打开了房门,她像是在害怕什么一样,进了门后,迅速的将门给关了起来,并且还反锁了起来。

  客厅内很黑很黑,可是电视机画面却传来雪花沙沙沙的声响,在死一般寂静的屋子内是无比的诡异,令人心底发毛。

  柳涵焉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惊恐的打开了客厅内的灯光,灯亮了之后确是电压不稳的样子,忽明忽暗,像是随时都会熄灭。她强忍心中的恐惧,走到电视机旁,将满是雪花的电视,给关了。

  然而电视关了之后,屋子内却出现了诡异的脚步声,像是有人在屋子内走动!!!

  半夜三点,这个点她酗酒的父亲早已经沉沉的睡去了,可这脚步声踏在地面的声音,一步一步的从她的身后接近她。

  柳涵焉心猛的颤了一下,浑身寒毛直竖,后背上感觉有一阵寒冷的凉气吹来。

  “不要在跟着我了,求求你放过我行不行!!!!”柳涵焉嘶声对着空荡荡的大厅喊着,惶恐的闭着眼睛冲进了卧室之中。

  她害怕黑暗,害怕走到家里的那条小路,她怕回到这个家里,在很早以前他是多热爱这个家,每天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家,因为这个家给他温馨和幸福,她爱这个家。

  可在半年前,这个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彻底打破了这个幸福的家庭,她的母亲突发精神病,死在了山前小径上,原本和蔼可亲的父亲却变得成天酗酒赌博,家底全被她的父亲给输光了,最后连高三最后一个学期的学费,家里都出不起。

  父亲对她不是打就是骂,家境一下子变得贫寒,到了最后,柳涵焉只能靠打工来交学费,原本幸福的家庭彻底的破碎了。

  床上,柳涵焉身体颤抖的十分厉害,纵使盖了三层被子,可却犹如在冰天雪地中一样,被冻的脸白唇青。

  忽然,黑暗中的床褥中奇怪的隆起了一个大包,像是有人钻入了被褥之中,隆起的大包缓缓的朝着柳涵焉的上身蠕动而去。

  柳涵焉花容失色,瞳孔不自觉的放大,惊恐的看着隆起的床褥,紧紧握着的纤细的手将被褥撕破了都不知道,她的心在砰砰砰的狂跳,她知道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紧张的闭着眼睛,让这梦魇般的一切快点过去,只要等到天亮,熬到天亮就没事了。

  “妈妈!!妈妈!!!!!!”

  柳涵焉的耳边传来了令她快要崩溃绝望的声音,这声音让她全身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这半年的每个夜晚,每当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感觉一块阴寒的身躯正不断的朝着她的身躯上爬来,最后爬到了她的胸前停了下来,顿时她如同掉入了冰窖中一样,全身如被万道冰锥给刺穿,心都凉透了!

  她不敢去看它,不敢掀开被褥去看那张令她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脸,甚至不敢去想!

  “妈妈!!!妈妈!!!!抱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Duplicate entry '698248'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18.207.132.116','2021-07-29 14:27:14','','classid=2','0','4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