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愿,来世续 第六章硕特郡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什么?罚俸一个月?我这就去找娘亲说罢易绝尘便径自向府内走去。在易府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一位肤若凝脂,身材中等,五千发丝全数盘起,只配一根金色步摇,身着碧色罗衫,一根白玉嵌玉缎带束带了她的腰身,更是衬托出出她妙曼的身材,腰间两块碧色通透的翡翠夜幕降临在紫曦城北城的一家客栈里身穿异族服装的一男一女坐在一群大汉中间身旁站立着一位老者这群大汉正是白天与易绝尘发生冲突的硕特族人。这么说你们被一个少年给打败了是吧?还把大汗交给我们的玉佩给弄丢了。坐着的一位男子说道手抓着椅子的把手轻轻一紧便将把手捏了个粉碎。眼中杀意四伏在他周围为首的大汉战战兢兢的说道:“那少年武功高强实在不是我们几个能够匹敌的。什么?你们弄丢了玉佩有什么理由可讲!男子猛的站起身说罢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朝着为首的硕特大汗轰来。女子一看忙起身在拳头未到大汉之时拦住了男子说道:“哥哥以扎木托他们的实力不会轻易的被打败除非对手真的很强。你先冷静下来现在追寻宝玉的下落要紧”。在劝住青年之后他便转身对着那名叫做扎木托的大汉问道:“扎木托你确定玉佩已经损坏了吗?究竟是怎么损坏的?”扎木托说道:“公主我们亲眼看到那玉佩已经损坏不然我们也不会如此轻易的便饶过了她们。”!不可能那玉佩大汗曾经锤砸火烧都不曾毁坏怎么可能轻易的损坏男子咆哮到,女子说道:“如此一说那便只有玉佩被人掉包这一种可能了,扎木托我现在命令你将功折罪不惜任何代价调查到击败你们的神秘青年和损坏玉佩的那一家人。从而调查玉佩的下落寻回丢失的玉佩。”属下遵命在接到命令后扎木托便带着人出了房门。。...

  易绝尘驾土遁之术不一会便回到了易府,易绝尘走到易府门前门旁站岗的两个小厮见到易绝尘忙上前去对着易绝尘说道:我的爷您可算是回来了,你这一走也不带个下人可把夫人急坏了。夫人正在等你呢!易绝尘笑了笑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跟我出去的那个小厮怎么样了?母亲应该没有为难他吧!“你还说呢!您一走小厮只有灰头土脸的回来说明了缘由后。把夫人气坏了索性只是罚俸一个月没有什么大事。”在他旁边的其中一个小厮说道。什么?罚俸一个月?我这就去找娘亲说罢易绝尘便径直向府内走去。在易府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一位肤若凝脂,身材中等,三千发丝尽数盘起,只配一根金色步摇,身穿碧色罗衫,一根白玉镶金缎带束紧了她的腰身,更是衬托出她婀娜的身材,腰间一块碧色通透的翡翠凤纹佩更是彰显其身份高贵。尽是如画的美艳,倩倩柳眉,目若秋波,眉眼间的成熟总是在不经意间透露着风情万种,仿佛时间也是照顾她的,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着曼妙的风韵,朱唇皓齿,一颦一笑间尽是风华绝代。这位便是易府的女主人易夫人,这是他身旁的丫鬟对他低声细语的说道:“夫人该用膳了!”易夫人看着天色对着丫鬟说道:“彩云,少爷回来了吗?”彩云答道:“小少爷天性爱玩怕是还没回来呢!再等等吧!易夫人想了想说道。娘!娘!就在这时从外面传来易绝尘的呼喊声彩云听到后高兴的说到:“夫人,小少爷回来了”。易夫人听到后连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见到易绝尘宠溺的说道:“你这孩子又跑到哪里野去了?还带我们瞎担心若是你闯出什么祸被你老子知道你可小心着你的屁股。”易绝尘看到他娘亲便撒娇般的说道:“娘孩儿只是出去散心散心并没有闯什么祸再说了娘舍得让爹打孩儿的屁股吗?娘一切事情都是孩儿一人所为,与那小厮何干为何非要罚他一个月的俸禄?孩儿恳请娘饶过他吧!”易夫人道:“我要他跟着你结果他把你给跟丢了怎么不该罚?”易绝尘看着她母亲非罚不可的样子只能继续死磨硬泡:“娘人家都说你菩萨心肠您就饶了他吧!”易夫人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拿他没办法只得说道:“好吧!念在你为他求情的份儿上娘就暂且饶过他”。说罢便吩咐身旁的彩云让他明天到账房去说一声。接着母子二人便进屋吃饭去了。

  夜幕降临在紫曦城北城的一家客栈里身穿异族服装的一男一女坐在一群大汉中间身旁站立着一位老者这群大汉正是白天与易绝尘发生冲突的硕特族人。这么说你们被一个少年给打败了是吧?还把大汗交给我们的玉佩给弄丢了。坐着的一位男子说道手抓着椅子的把手轻轻一紧便将把手捏了个粉碎。眼中杀意四伏在他周围为首的大汉战战兢兢的说道:“那少年武功高强实在不是我们几个能够匹敌的。什么?你们弄丢了玉佩有什么理由可讲!男子猛的站起身说罢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朝着为首的硕特大汗轰来。女子一看忙起身在拳头未到大汉之时拦住了男子说道:“哥哥以扎木托他们的实力不会轻易的被打败除非对手真的很强。你先冷静下来现在追寻宝玉的下落要紧”。在劝住青年之后他便转身对着那名叫做扎木托的大汉问道:“扎木托你确定玉佩已经损坏了吗?究竟是怎么损坏的?”扎木托说道:“公主我们亲眼看到那玉佩已经损坏不然我们也不会如此轻易的便饶过了她们。”!不可能那玉佩大汗曾经锤砸火烧都不曾毁坏怎么可能轻易的损坏男子咆哮到,女子说道:“如此一说那便只有玉佩被人掉包这一种可能了,扎木托我现在命令你将功折罪不惜任何代价调查到击败你们的神秘青年和损坏玉佩的那一家人。从而调查玉佩的下落寻回丢失的玉佩。”属下遵命在接到命令后扎木托便带着人出了房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Duplicate entry '698248'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18.207.132.116','2021-07-29 14:47:47','','classid=2','0','35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