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裁,想爱请签字 一纸成婚误惹豪门老公小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周桓季念念小说名字叫作《一纸成亲误惹豪门老公》,这里提供更多周桓季念念小说,小说情节精彩的绝伦,惊心动魄,很值得一看。周桓季念念小说精彩的节选:周桓这时也可以看出了马斯的很紧张和难为,要不然但是他直接去吧,相必姜云会给他几分薄面。“我让人去接你。”说着,姜云就迅速挂断电话了电话。...

周桓季念念小说名字叫做《一纸成婚误惹豪门老公》,这里提供周桓季念念小说,小说情节精彩绝伦,惊心动魄,值得一看。周桓季念念小说精彩节选:周桓这时也看出了马斯的紧张和为难,要不还是他直接去吧,想必姜云会给他几分薄面。“我让人去接你。”说完,姜云就快速挂断了电话。

霁月山庄h市与s市交界的地方,远远望去,就能够看到一片透明的玻璃室,很是壮观。

车子停在了大门口,马斯才颤抖着手拨通了那个曾经烂熟于心的号码。

嘟嘟嘟嘟。

“喂?”

咦?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

马斯的眉头紧皱,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喂?你好。”

那边又客气的问了一句,马斯按捺住心里的苦涩说道:

“请问姜云在吗?我是他的朋友。”

“好,请稍等。”

李斯快步走进一间温室,把手机递了过去。

“云姐,电话。”

正在给桑吉花嫁接的女人脱掉手套,接过电话。

“你好,我是姜云。”

依旧是熟悉的温柔语调,依旧是那样的温婉自然。

“小云,是我。”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才平静的说道:“你找我什么事。”

“我……小云,我现在就在花庄门口,我想见你。”

回答他的是更长时间的沉默。

周桓这时也看出了马斯的紧张和为难,要不还是他直接去吧,想必姜云会给他几分薄面。

“我让人去接你。”

说完,姜云就快速挂断了电话。

她实在是没想到,时隔两年,马斯居然还会来找她。

这人不是号称从来不吃回头草的吗?

而且还是她这棵被厌弃的草。

不管怎么样,还是去见见吧。

姜云不想否认,她对那个男人的思念。

马斯轻车熟路的进了花庄,也没让人带路,抬腿就走。

不过没走几步就被接他们的人拦住了。

“先生,这边请,那里是私人住处。”

“啊?不好意思。”

马斯尴尬的苦笑了一声。

他都忘记了,现在他只是个客人。

来到了会客大厅门口,马斯反倒不敢进去了。

最后还是周桓拉了他一把,他才没有腿软掉。

大厅正中间坐着一位身姿绰约的女人,不同于现代美女的时尚热辣,姜云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恬淡之气,也许是和花花草草待久了的关系。

“你来了。”

“嗯。”

“有事吗?”

“我……”

马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一把拉过周桓,把人推了过去。

“他找你!”

周桓在心里鄙视了一句:马斯,你真怂。

“姜小姐你好,我是周桓,有件事希望你能够帮忙。”

“周先生请说。”

“我想要你这里所有的红玫瑰。”

“哦?”

姜云的神色变得惊讶起来。

要知道,这里是霁月在h市的总部,红玫瑰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足足栽满了三个温室。

这可是h市一个月的销量。

“周先生,你在开玩笑吗?”

周桓没有回答,而是从怀里掏出了支票薄,似乎在用行动证明自己话里的真实性。

姜云不语,她把目光投到了马斯的身上,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小云,周桓是想买来送给他未婚妻的。”

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这周桓倒是个难得的痴情人,真是羡慕那位周夫人。

要是有个男人肯这样对她……

若是别人上门来买花,姜云肯定是不会卖的。

即使卖,最多也只会卖出三分之一。

这也是周桓选择亲自来的原因之一。

“好吧,我让人凑出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给你。周先生什么时候要?”

“今晚!”

“这个……”

这么多的玫瑰花光是采摘就是个问题,今晚就要,看来花庄所有人都要加班了。

“好吧。”

姜云答应了一声,然后叫来助理通知所有人这个消息。

周桓没想到这么顺利,顺利的让他有些不敢相信,本以为还要再费上一些口舌的。

他也不是没有眼力见的,借着去卫生间的借口,把时间留给了那两个人。

马斯自进来之后,心里就没安生过。

他能够感受到一道幽幽的目光在看着他。

“小云,这些年,你还好吧。”

“我以为你不会问的。”

“我……”

“行了,我又不是母老虎,你干嘛那么怕我!”

这话里面的酸涩之意马斯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

他心说,你比母老虎可怕多了。

“小云,对不起,我知道我对……”

“马斯,你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你只是不爱我。我很感谢你的坦诚。”

不!不是的!我是爱你的!

这话马斯没有说出口,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虚伪。

而且现在姜云也有了新的幸福,除了祝福,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对不起,你现在的男朋友对你还好吗?”

什么?男朋友?

“就是……”

“云姐,好了!”

“来了。”

“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马斯摇了摇头,他没有勇气再问一遍。

姜云也不强求,她本就不是个较真的性子。

几个来到了正门口,十数辆货车排列在那里,车上装着满满当当的玫瑰花。

“姜小姐,谢谢你,这是支票。”

姜云也没客气,她接过来扫了一眼。

五百万?

怎么这么多。

因为数量大,所以这些玫瑰花都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有个百八十万足够了。

“周先生,这个太多了。”

“姜小姐,这是我的心意。”

“好吧”

周桓是个厚道的,这是把花庄这个月的损失都给补足了。

怪不得这么年轻就事业有成,看来是有原因的。

“周小姐,再见。”

姜云微笑着送走了二人,马斯拼命的压制住自己,才没有回头。

“姜云是个好女人。”

周桓难得的夸赞一个女人。

“我知道。”

马斯疲惫的靠在椅背上,这些他都知道,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别人的事情,周桓也不好多说,他现在恨不得肋生双翼,能够飞回去。

等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季念念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先生?”

“嘘!”

周桓脱下外套,扯了扯颈间的领带。

“先生,季小姐坚持在这等。”

“行,我知道了。”

周桓单膝点地,跪坐在沙发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熟睡的人儿。

他感觉整个心都被融化了。

原来,这就是有人等的感觉,原来这就是家。

季念念。

“唔,你回来了?吃晚饭了吗?”

“还没有。”

“怎么这么晚还没吃饭!”季念念爬起身,有些埋怨的瞪了周桓一眼。

这人本来胃就不好,还不按时吃饭!

“我去看看厨房还有什么吃的!”

“念念……”

周桓一把搂住走向厨房的女人,把头埋在了女人的颈间。

季念念被吓了一跳,推搡不过只好安抚的拍了拍周桓的肩膀。

“是工作不顺利吗。周大总裁,你已经很厉害了,别把自己逼的那么紧。”

“嗯。”

“好了,去吃饭。”

“等下,我有东西给你看。”

“什么?”

周桓没有回答,而是拉着人上了顶层的露台,露台上铺满了蜡烛,心形蜡烛拼凑成了一个大大的念字。

这都是周桓在马斯的指挥下,一个一个亲手摆的。

这还不算完,他拉着季念念的手,点燃了蜡烛旁的孔明灯,上面有周桓写的两人的名字。

随着孔明灯升起,整个周宅都亮了起来。

近百盏灯照的这片天空亮如白昼,那些火红色再也掩藏不住,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呈现在了季念念的眼前。

玫瑰花海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边际,它们在微风中,摇曳生姿,尽情绽放着。

季念念的眼泪在灯光亮起时就已经决堤了,她拼命的捂紧嘴巴,不这样她怕自己忍不住放声大哭。

“念念,还喜欢吗?”

“喜欢,喜欢!周桓,谢,谢谢你。”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谢谢你给我的惊喜,真的谢谢你。

除了母亲,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在意过我。

“小傻瓜,和我,永远不用道谢。”

“念念,别哭。”周桓把人圈进自己的怀里,揉着季念念的长发低声说道。

月亮看着地上的一对璧人,似乎有些害羞的躲进了云层,静谧的夜里,散发着甜蜜的气息,渐渐融化了季念念那颗坚硬的外壳。

轰轰轰!

引擎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两人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

一架直升机盘桓在上空,玫瑰花语就这么猝不及防的降落下来。

季念念伸出手接住一片片花瓣,她此时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念念!”

“嗯?”

周桓在季念念疑惑的目光中,单膝跪倒,一个精致的红绒盒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里面躺着一枚流光溢彩的祖母绿戒指,古朴大气,一看就价值不菲。

“念念,这是咱们周家的传家宝,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

季念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纸婚书,三年契约,周家需要一位能够孕育继承人的女人,她则需要一个能够庇佑她离开季家的身份,本来就是一场交易。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

是那么多个同床共枕的夜晚,还是遇到危险时候的奋不顾身,或者是她生病时周桓的悉心照顾。

这几个月相处的一幕幕在季念念的脑袋里回放,她不得不承认,她早就动心了。

可是她能相信他吗?

“念念!”

“我,我愿意!”

反正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做周太太,既然这样,她干什么不勇敢一点。

她的幸福,就要她自己去争取。

周桓取出戒指,曾经签过数十亿项目的手此时居然有些颤抖。

“周桓……”念念哽咽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还叫我名字?老婆。”

季念念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阿桓,我现在就跟做梦一样。”

到底没有叫出那个周桓期待的称呼,她叫不出口。

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就这么突然的应验在了她的身上。

“傻瓜。”

周桓宠溺的一笑,然后在季念念的额头印下了一个轻吻。

“现在还觉得是在做梦吗?”

季念念摇了摇头。

她突然展颜一笑。

“阿桓,我跳舞给你看吧。”

“好。”

季念念其实很善舞,但是母亲过世之后,她就很少跳了。

但是今天,她很想跳一支舞,一支表达自己心情的舞蹈。

周桓抱着肩膀,满目含笑的看着花瓣雨中翩翩起舞的月下精灵。

柔软的腰肢,顾盼生姿的美目,虽然没有音乐,但是周桓却觉得这是他看过最好看的舞蹈。

其实他并不懂这些,但是看得多了,自然有所了解。

他能够看得出来,季念念是真的会跳舞。

不是那种用来取悦人的舞蹈。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让他觉得惊喜。

季念念,你身上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一舞结束,周桓再也忍不住的上前把人打横抱起。

季念念心里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她没有拒绝,也不想拒绝。



相公有事吗寒门帝尊最佳娱乐时代信息全知者太古至尊神婿我穿女装能变强魅医倾城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有系统就是任性陋俗之婚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Duplicate entry '698248'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18.207.132.116','2021-07-29 14:00:02','','classid=2','0','5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