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裁,想爱请签字 报告总裁想爱请签字小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周桓季念念小说名字叫作《报告总裁想要爱请签字》,这里提供更多周桓季念念小说,小说情节精彩的绝伦,惊心动魄,很值得一看。周桓季念念小说精彩的节选:周桓把油门踩到了底,漠视了一路上的红灯。幸好这个时段车辆数量稀少,要不然照着周桓的车速,突然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基本在百分之六十以上。...

周桓季念念小说名字叫做《报告总裁想爱请签字》,这里提供周桓季念念小说,小说情节精彩绝伦,惊心动魄,值得一看。周桓季念念小说精彩节选:周桓把油门踩到了底,无视了一路上的红灯。还好这个时段车辆稀少,不然照着周桓的车速,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基本在百分之六十以上。

周桓把油门踩到了底,无视了一路上的红灯。

还好这个时段车辆稀少,不然照着周桓的车速,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基本在百分之六十以上。

还真是不怕死!

周桓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因为他从后车镜中能够看到,有好几辆警车跟在他的车后,刺耳的警笛声传出去好远。

过了大概十分钟,周桓一个漂移,稳稳当当的把车子停在了车库的门口。

他抱着季念念,一进大门就开始高呼马斯的名字。

“马斯!马斯!”

“我在这!”

马斯还是头一次见到周桓这样惊慌失措的样子,不过他也顾不上调笑,因为季念念的情况并不好。

只见原本清秀白净的小脸红肿了起来,密密麻麻的红点散步在嘴唇周围。

“糟糕!是过敏!”马斯不愧为小神医的称号,一看发现了问题。

“之前她嘴上贴着胶带。”

周桓不假思索的说道。

“这就对了。不过我没带脱敏药,为今之计还是把人送到医院去吧。”

周桓摇了摇头。

季念念脖子上的红疹此时已经蔓延到了下巴,等到医院说不定就晚了。

“对了?罗生散管用吗?”

“当然!”马斯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过把它用来脱敏实在是太奢侈了。”

“少废话!快拿出来!”

“是。”

马斯从医药箱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这可是他为数不多的藏品。

别说是季念念这点皮肤过敏,就是刀伤,枪伤都能够很快的让伤口愈合。

称之为救命良药一点都不为过。

周桓一是点都不心疼,在季念念的脸上涂了厚厚一层。

这药还真的挺管用的,涂上不过两分钟,季念念脸上的红痕就没那么夸张了,红色的疹子也没有了往外扩散的迹象。

这东西可是周家独产,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若是被外界看见了,怕是要挣破脑袋。

周家家旁人若是想要这伤药,没个千八百万的根本买不到,这东西关键时刻可是能救命的!

如今倒是被季念念当成面膜来贴了。

可不就是面膜嘛,寻常人家使用那都是小心翼翼的和了水,涂在患处。

不过谁让周大少爷财大气粗,用起来是一点都不心疼。

看着季念念脸上的红痕慢慢的褪去,周桓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

不过还是阴沉的像是暴风雨来临似的。

把人轻轻的放在床上,周桓打算去外面收拾那些不长眼的警察。

可是他刚迈开步子,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在拽着他。

是季念念的手!

沉睡中的季念念依旧没有松开周桓的衣角。

周桓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想把在这个时候离开,但是有些事情只能他亲自去做。

最后,周桓只能狠了狠心,撕碎了自己的衬衫下摆。

季念念的手也随之落了下来,手里还握着那块白色的布料,不肯放开。

念念,等我。

周桓坚定的离开房间,掏出了口袋里的电话。

过了两分钟,他终于找到了目标号码。

这时已经是夜里两点了,但是周桓还是把电话拨了过去。

嘟嘟嘟嘟……

铃声响了很久,那边才有人用带着困意的声音抱怨道:

“谁啊?这么晚还打电话。”

“李路行,你这个公安局长是不是不想干了!”

“周,周先生?”

李路行的困意瞬间退的一干二净,这位怎么会给他打电话。

“周先生,若是哪里冒犯了您,我给您道歉,还请您指正。”

想他李路行好歹是个市公安局局长,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可是在周家这位的面前,只有讨好的份。

“交警都堵到我家门口来了!你别告诉我你这个局长不知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李路行是满脑袋的问号。

不过他也明白,这个时候什么解释都不管用,只能用实际行动来挽救。

“周先生,等我十分钟,肯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我等着!”

“是是是是。”

李路行挂掉电话之后,立马给局里的值班人员打了电话,结果发现局里确实有人在西山路段出任务,但是只有两个人。

一个叫李雄进,是李路平的侄子,一个叫马庆,也是他的一个远方亲戚。

这两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居然赶去拔虎须。

关键是这两人和他都有些关系,周先生不会误会这件事是他策划的吧。

那他实在是死的太冤枉了!

李路平满身火气的拨通了李雄进的电话。

“喂,舅舅!”

“舅舅?你还知道我是你舅舅!你要是想死别带上老子!”

“舅舅,你在说什么啊?”

“你赶紧给我滚回局里去,在我没到之前不许动!”

“舅舅,我……嘟嘟嘟……”

“二哥,怎么了?”

马庆正了正脑袋上的帽子,疑惑的看了李雄进一眼。

“是舅舅,让我们会警局去。”

李雄进失魂落魄的应声。

解决好交警,杰森也带着保镖们回来了。

杰森手里拎着一个女人,正是林美杉。

虽然周桓说过不杀她,但是杰森可没敢放过她,而是把人带了回来。

“放开她。”

“是。”

林美杉被人绑过来,身上还穿着那件性感的薄丝连衣裙,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一对丰满的淑乳颤抖着,晃得人心头发痒。

“你们想干什么!”

林美杉一得到自由,就开始大嚷大叫起来。

就算她平时再飞扬跋扈,但骨子里也只是个女人,陌生的场景,陌生的脸孔,让她的精神紧绷到了极点。

这些人想做什么?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夜里不怕鬼敲门。

林美杉这么多年做过的缺德事,她自己都数不清。

谁知道这是哪位过来寻仇了?

张丽梅?吴雪琪?刘淼?还是尚云鸥?

“视频。”

杰森拿过笔记本电脑,把手机里的视频导了出来,然后摆到了林美杉的面前。

五分钟不到的视频,林美杉却感觉像是过了五个世纪那么长。这怎么可能会有视频在?

那人不是说监控已经被毁掉了吗?

不对,看着角度分明是有人跟在她们身后拍的,是谁?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承认,如果被人知道是她做的,别其他人体会怎么样,林家就不可能会放过她。

可是周桓抓她来为什么呢?

难道是为了季念念?可是季念念不是没事吗?

毕竟在她的眼里,季念念不过是个落魄不受宠的小姐,只能任由她捏圆搓扁,林美杉甚至都没有想过季念念现在会怎么样。

“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周桓还是第一次仔细看林美杉,从杰森调查的情况看,这林美杉就是个十足的疯子。

表面上是光鲜亮丽的千金大小姐,但是背地里做的,却是一些恶毒的事情。

之前只要是表明过喜欢他的女人,都遭到了林美杉的打击,其中有不少人甚至丢了性命。

真不知道,这样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今晚,是谁指使你的?”周桓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不然这林美杉为什么早先没有多季念念下手,偏偏选在了这个节骨眼上。

要说这中间没有什么猫腻,他打死都不相信。

“我这么都是为了你,只要是敢勾引你的女人,就都得付出代价!”

“让她闭嘴。”

林美杉的表白只会让他觉得恶心,他就算是喜欢那些看上他钱的女人,都不会喜欢林美杉。

“是。”

杰森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但是手里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温柔。

林美杉那修剪整齐的指甲,被他一根根的掰断,小手骨发出阵阵断裂声,痛的林美杉涕泪横流。

但是嘴里塞着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让她发不出一声求饶。

杰森下手很有分寸,一丝血迹都没有流出来,但是林美杉的纤纤玉指却弯曲成了诡异的弧度,看的人头皮发麻。

“说。”

我,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与他人无关。”林美杉也是个硬气的,咬紧牙关都不肯说实话。

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但越是如此,她越要保护后面的那人。

只要那人还在,那季念念就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

她等着!

“杰森。”

杰森答应一声,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他喜欢嘴硬的美人,这样“调教”起来才会有趣

周桓端坐在仓库中间的椅子上,就那么面沉似水的看着杰森的动作,他不急,有的是时间和这个女人耗。

“老板,昏了。”

林美杉没有说出实话,这让杰森脸上有些发热。

连个女人都搞定不了,是他的失职。

“我知道了。”

其实周桓的心里隐约有着一些猜测。

季念念的生活圈子就那么大,平时基本上没什么朋友,更别提什么仇人了,和她过不去的也就是季家那几位。

就是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可是季念念现在是他的未婚妻,季家没理由对她下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老板,接下来怎么办?”

“我要她生不如死。”

“是。”杰森一挥手,黑衣人抬着林美杉离开了周家大宅,想必林美杉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

周桓回过神,就要去看季念念。

但是折腾了一晚上,他的身体已经疲惫至极,一直紧绷的神经这一放松下来,直闹得他眼前发黑。

“老板,老板,您没事吧。”

“我没事。杰森,扶我去休息一下吧。”

“好。少爷,您可得注意身体啊。”

“嗯。”

周桓疲惫的坐到了床侧,他的鼻间能够嗅到季念念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

念念……



相公有事吗寒门帝尊最佳娱乐时代信息全知者太古至尊神婿我穿女装能变强魅医倾城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有系统就是任性陋俗之婚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Duplicate entry '698248'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7.38.244','2021-07-24 16:05:53','','classid=2','0','5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