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裁,想爱请签字 一纸成婚误惹豪门老公小说好看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纸成亲误惹豪门老公》小说的男女主是周桓季念念,带您一同赏读一纸成亲误惹豪门老公周桓季念念小说深度阅读,该书本的内容十分好,身临其境,强烈我的推荐。周桓季念念小说精彩的节选:虽然这件事因周桓而起,虽然季念念但是很理智的思考的,真要怪,就没办法怪她自己太轻意的我相信了别人。并且在遇上非常危险的那一一瞬间,她第一个想起的人既也不是作为父亲的季权安,也也不是曾的爱人祁宣昊...

《一纸成婚误惹豪门老公》小说的男女主是周桓季念念,带您一起赏读一纸成婚误惹豪门老公周桓季念念小说阅读,该书本的内容非常好,身临其境,强烈推荐。周桓季念念小说精彩节选:虽然这件事因周桓而起,但是季念念还是很理智的,真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太轻易的相信了别人。而且在遇到危险的那一瞬间,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既不是作为父亲的季权安,也不是曾经的爱人祁宣昊

季念念这一次断断续续的昏睡了好几天,周桓把所有的工作都带到家里完成。

每天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马斯,怎么人还没醒过来?”

马斯这几天也被拘在周宅,哪里都没去。

他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无奈的叹气道:

“老板,季小姐真的没事了,只不过先前受到了惊吓而已。”

周桓不是医生,所以只能认可了马斯的说法。

他握着季念念的一只手,不停的磨蹭着。

念念,快点好起来吧。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呢喃,睡美人终于睁开了眼睛。

“周桓?我,我这是在哪啊?”

“念念?”

“你醒了?”

周桓的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惊喜。

“唔,头好痛。”

季念念在周桓的帮助下靠坐在了床头,几天前那些不好的回忆渐渐回笼。

林美杉绑架了她,那些大汉,亮起了摄像头……

“啊!”

“念念,你怎么了?”

看着抱着头大喊的女人,周桓顿时慌了手脚。

“念念,都过去了,你现在是安全的,有我在没人能够伤害你。”

“我,安全了?”

“嗯,咱们现在在家。”

看了看周围的摆设,季念念终于平静了下来。

她盯着周桓的眼睛真挚的说道:

“谢谢你救了我。”

虽然这件事因周桓而起,但是季念念还是很理智的,真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太轻易的相信了别人。

而且在遇到危险的那一瞬间,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既不是作为父亲的季权安,也不是曾经的爱人祁宣昊。

而是周桓这个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人。

她不想去深究这意味这什么,她只要知道,此时被抱着的她,是幸福的,就足够了。

至于那些害她的人,季念念选择了短暂的遗忘。

即使知道凶手是谁又能怎么样,一个林美杉就不是她能对付的。

至于让周桓帮她报仇,季念念想都没有想过。

她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她不想让周桓为难。

说到底她还是自卑,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能依靠,她还能去依靠谁呢?

恢复了元气的季念念软磨硬泡之下,终于让周桓同意了她重新回去上班的申请。

为了报答善良的周大总裁,季念念决定早起亲手准备早餐

季念念穿着围裙,熟练的把细白的面粉倒进木盆,然后放入生牛奶。

在搅拌之前,念念又往里面加了一点点盐,为了去除牛奶的涩味。

周大少爷可是很不喜欢牛奶的味道呢!

“吴嫂,拿些味精给我,厨房里没有了。”

季念念接过味精,可是她刚想往馅料里放,就发现手里的根本不是味精,而是白糖!

“吴嫂,我要的是,周桓?”

“嗯?”

“你怎么在这?吴嫂呢?”

周桓晨练回来,就看到季念念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觉得整颗心都暖洋洋的。

从前他也看到过吴嫂在厨房里做饭,可是从来都没有感动过。

因为那是吴嫂的工作,他付了钱的。

可是眼前的女人,他没有给过她一分钱。

但她还是愿意早早起来,精心的为他准备早餐。

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在他小的时候,家里就一直是佣人在准备早餐,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家庭的温暖。

但是他以为所有人家里都是这样的。

可是有一次,周桓听同学说起,他的母亲每天早上都会做荷包蛋给他,那种幸福又带着点骄傲的表情充斥着周桓的整个童年。

可是,他一直都没有等到。后来他长大了,也不再期待了。

而今天看着季念念做饭的样子,竟然勾起了他童年的记忆。

“周大少爷,这个是白糖,不是味精。看,这个才是,味精的颗粒要大些,而且是透明的。真是的,长这么大了,居然连味精和白糖都分不清!你……”

自从上次被周桓救了之后,季念念渐渐的恢复了活泼的本质,周桓说起话也变得随意起来。

她选择忘记了之前的那些伤害,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

周桓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认真的听季念念絮叨,虽然是有些嫌弃的语气,但是周桓却从中嗅出了幸福的味道。

这样的生活还不赖嘛!

厨房里,有斑驳的晨光撒在季念念的身上,黄色碎花的围裙上闪烁着点点亮光。

周桓竟然觉得这样的季念念比穿着礼服,盛装打扮的时候,还要迷人,让他移不开眼睛。

“好了!走,洗手吃饭去!”

“好,我帮你。”

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饭桌上不时传来季念念的说笑声,周桓虽然很少接话,但是他嘴角的笑容却暴露了他的好心情。

周桓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中午,但是季念念的一条短信让他的心情变得糟透了。

我中午约了朋友,就不和你一起吃了。——念念。

朋友?什么朋友居然比我还重要!

周桓知道自己的醋意有些大,但是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无时无刻不想要和季念念呆在一起。

只要一会看不见她,就觉得心烦意乱。

算了,一个中午而已,念念也有她的生活。

好。——周桓。

季念念接到回信,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怕周桓不让她出去呢!

说来也是突然,她大学时候最好的室友何美熙来h市出差,所以约她见面。

两个人毕业之后一直没断了联系,但是见面却少之又少。

季念念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和何美熙约在了之前她们经常去的一家餐厅,餐厅不大,但是装修的非常精致。

因为离她们学校近,所以那个时候季念念没少光顾。

“念念!”

“美熙!”

“我好想你!”

“我也是!”

许久未见的二人寒暄了好一阵才手牵手进了那家名叫百叶的西餐厅。

季念念发现之前一直在那弹钢琴的女孩居然也在。

女孩看上去也就十一二岁。脊背挺得笔直,一头青丝披散至腰间,清秀的小脸上满是认真。让人遗憾的事,女孩的眼睛没有半丝光芒,她的眼睛生下来就失明了。

女孩名叫萧灵儿,是店主的女儿。

“念念姐姐,好久不见。”

都说双目失明的人,对声音和气味非常敏感。季念念刚靠近,萧灵儿就认出了她。

儿,姐姐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想。”

“真乖!”

“念念姐姐,你教灵儿弹那首曲子好不好,灵儿一定可以学会的。”

萧灵儿说的是季念念一年前弹过的一首曲子。

一年前的那天,是妈季妈的忌日,念念一大早就赶往了郊外的墓园。

这墓园还是她用自己的钱给妈妈买的,季权安连墓地都不愿意为妻子买一块,若不是她亲眼看着母亲病危去世,季念念都要怀疑母亲的死是季权安一手而为。

在墓园呆了一上午,季念念回到了公司,路过百叶的时候,看到了萧灵儿。

小女孩坐在那里,专注的弹着琴。那情景让她想起了小时候:

季妈妈是真正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其中钢琴更是不输一些钢琴家,所以念念没晚都是在妈妈的琴声中睡着的。

受母亲的影响,季念念曾经学过十年的钢琴,也算是半个专业人士。

所以那天,鬼使神差的她推开了餐厅的门,弹起了母亲最爱的一首曲子。

也是在那天,她认识了萧灵儿,这个让人心疼的小女孩。

“小灵儿,你为什么想学这首曲子啊?

“念念姐姐,我觉得听完心里很温暖,我,想弹给妈妈听。”

小孩子不会说很多溢美之词,但是她们的反应也是最直接最纯粹的,喜欢就是喜欢。

“那么你在曲子里听出了什么?”

两年年过去了,但是萧灵儿觉得那美妙的声音时常在耳边回响,可是她怎么弹,都弹不出念念姐姐的韵味。

“我看到妈妈,她抱着我,给我讲故事,教我写作业,给我做很多好吃的东西。”

“好,好,灵儿,那姐姐再弹一遍,你注意听。”

“好!”

萧灵儿握着小拳头坐在一边,而何美熙也好奇的凑了过来,她不知道,原来念念还会弹钢琴呢?

季念念先去洗了手,然后摘掉了手上的配饰,一举一动间都是那么虔诚。

让众人有一种这里不是西餐厅,而是到了演奏会的感觉。

落座之后,念念用小指轻轻的触着琴键,细腻流畅的音乐在她的指尖流淌,轻柔的像是母亲的手。

灵儿享受的晃着小脑袋,她感受到了爱的味道。

就在这时,琴声变得急促起来,一声比一声急切,重重的砸在了众人的心上。

涩涩的,让人感觉到了烦躁。

就像是母亲的唠叨,歇斯底里,望子成龙,但是听起来又那么刺耳。

“别弹了!”

有人抑制不住的出声阻止,可是季念念像是没听见似的,依旧专心致志的弹奏着。

那人被身边的朋友劝住了,只好耐着性子听下去。

这样的烦躁感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可是让人觉得是那样的漫长。

渐渐的,曲子变得轻柔起来,但是和刚开始的欢快不同,而是弥漫着一股悲伤之感。

萧索而苍白,如泣如诉。

心里有一个地方,被触动了,然后被酸涩填满。

坐在角落里的吴南成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他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母亲也已经白发斑驳。

前年父亲去世,母亲就开始一个人的独身生活。

他工作忙,所以很少去看望母亲。

每次打电话回去,母亲都会说没事,他也就心安理得的“忙”着自己的事。

这首曲子,让他听到了母亲的孤独,还有对他的思念。

他恨不得现在就回家去抱住母亲,告诉她:我爱你。

和吴南成有同样感受的不在少数,他们也许是年薪百万的白领,或者是餐厅里迎来送往的服务员,这一刻,他们对母亲的思念是一样的。

咚!

最后一个尾音轻柔的结束了,就像是一个女人的一生,为家庭,为孩子付出之后,又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这是独属于母爱的温柔。“呜呜……”

“唔……”

餐厅里静悄悄的,然后有啜泣声传来,季念念感觉自己的脸上凉凉的,一摸,原是是眼泪。她有多久没有哭过了,她自己都不记得。

大庭广众之下还哭鼻子,还真是丢脸。

可是等她看向何美熙的时候,发现她哭的更加惨烈,妆都花了,倒像个花脸猫!

念念抬头往餐厅里看去,发现很多人都留下了眼泪,有些上了年纪的男人虽然没有哭,但是通红的眼眶还是暴露了内心的不平静。

季念念觉得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想到,一首曲子居然弄哭了这么多人。

念念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众人鞠了个躬,然后在掌声里拉着何美熙离开了餐厅,甚至没有来得及和萧灵儿告别。

“呜呜,呜呜。”

“好了,看你,脸都花了。”

季念念拿着纸巾给何美熙擦着脸。

“念念,你,你弹的真是太好了,我刚才居然没有拍下来。”

“行了,你想听以后我弹给你,不过可不是这首了。我可怕再把你弄哭了。”

“一言为定!”

“好,以后一定弹给你听!”



相公有事吗寒门帝尊最佳娱乐时代信息全知者太古至尊神婿我穿女装能变强魅医倾城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有系统就是任性陋俗之婚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