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冤家路窄小说精选

“熊猫大,脑袋真大。别人输一,他要输二。”“熊猫大,脑袋真大。要问装嘛,全是瓜娃。”“熊猫大,脑袋真大。没嘛能力,还爱装啊!”在尖酸刻薄的声音落下来后,一曲“熊大熊大,脑袋真大。要问装嘛,全是瓜娃。”。

免费阅读

“熊大熊大,脑袋真大。别人输一,他要输二。”

“熊大熊大,脑袋真大。要问装嘛,全是瓜娃。”

“熊大熊大,脑袋真大。没嘛能力,还爱装啊!”

在尖酸刻薄的声音落下后,一曲童谣响起。显然这首童谣是被人刻意录下,就是为了讽刺和挤兑熊磊。

不得不说,编这首童谣的人还有些本事。这首同样十分押韵,读起来,却是朗朗上口。

“高珲!”

熊磊脸色青黑,他扭过头,一脸愤怒的盯着拿手机放童谣的对头。他紧握拳头,要不是这个对头背后跟着三个人高马大,浑身肌肉爆炸的小弟。他早就冲过去,给这个对头高珲一个好看了!

“嗯,熊大?”

对熊磊的愤怒视若无睹,高珲一脸笑意的看着面前的熊磊,还刻意对熊磊伸出了手:“我说熊大,你这是有赚到钱了,又想来拳场输出去?”

“我劝你最好还是算了,赶紧哪凉快去那,不要来拳场瞎赌。以你那点本事,以你那见不得人的眼光。我估计你和上次一样,又会输得连底裤都当了!”

说着,高珲看着熊磊,做出了一副面慈心善的模样:“熊磊啊熊磊,不是兄弟看不起你,而是你真不是这块材料。别人来拳场,好歹都是十赌五输,十赌七输。而你,却是切切实实的十赌十输。你说以你的智商,你还能做的了什么?”

说着,高珲还刻意侧身,对熊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熊兄弟,请吧,别自己找不痛快,悲催的输得一穷二白,然后继续去做一些坑蒙拐骗,偷偷摸摸的丢人事。”

“你说你好歹也是本地人,你能丢得起这个人,我可丢不起啊。”

说着,高珲还可以拍了拍自己的脸。似乎熊磊不仅给自己丢人,更是给鱼化寨所有的本地人丢人。

“哈哈,熊大你还不赶紧走。还想输得底裤都当出去,一分钱也没?”

“我看这次他要再不走,别说当底裤了。估计就是肾,那都要卖一个了!”

“熊大,不听爸爸言,吃亏在眼前啊!”

高珲的三个跟班小弟抱着胳膊,均是对熊磊嘲讽出声。三人似乎早已习以为常,根本不怕暴怒的熊磊动手。

“高珲!”

当着何苦的面,被高珲如此羞辱,熊磊彻底疯狂了。他紧握拳头,一脸愤怒的盯着高珲,似乎恨不得把高珲当场撕碎,然后沾点辣椒酱,直接嚼了!

但是熊磊不敢动手,他除却愤怒的瞪着高珲外,也只能愤怒的瞪着。毕竟高珲身旁跟着三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他打不过这三个保镖。

“高珲你别高兴的太早,今天我们必胜!”

“就是,有大哥在,我们今天肯定会赚,会赢的满盆满钵!”

高珲的两个小弟和高珲一样,也不敢动手。如果换做之前,他们只能低头认怂,忍了此事。但此刻想起背后的何苦,想起何苦强烈的战斗力。有何苦撑腰的俩人,自然不想在装孙子了。

虽然不敢直接冲上去和高珲动手,但俩人还是反驳出声,不在低头认怂。他们相信有何苦在,以何苦的实力和眼光,他们今天必胜无疑!

“对啊,我怎么忘了,还有大哥!”

听到两个小弟的话,熊磊这才意识到,今时不同往日。之前他不仅眼光不好,还打不过高珲。这才每次遇到高珲,都被高珲好一番羞辱。

但今天和以前不一样,今天他可不是自己来的,他背后可有着何苦。他相信以何苦的眼光和实力,高珲倒是算个屌!

“高珲,我劝你不要高兴的太早。”

有何苦壮胆,熊磊自然不会继续认怂。他挺直腰板,便直视面前的高珲:“我和你说,今天谁赢谁赔还不一定。以前我是眼光不好,但我敢保证,今天赚的肯定是我!”

抱着胳膊,熊磊便争锋相对的向高珲挥了挥手:“高珲,我看你印堂发黑,眼神不清。我掐指一算,你今天必有灾祸。我劝你还是赶紧滚蛋,不要自寻赔钱,自找倒霉!”

“妈的,敢诅咒高少!”

听到熊磊的话,高珲身旁一个保镖怒吼一声,便直接举起铁钵大小的拳头,想要给熊磊一个好看。

“住手。”

高珲挥手拦住了他的保镖,并没有让他的保镖动手。抱着胳膊,高珲一脸冷笑。他没有理会鼓起勇气和他对抗的熊磊,而是看向了熊磊背后站着的何苦。

他知道熊磊今天之所以这么反常,之所以敢和他唱对台戏,那一定是因为何苦。如果没有何苦撑腰,熊磊绝不敢这么猖狂。

但何苦他之前并未见过,所以看着熊磊背后似乎没什么出奇地方的何苦,倒是微皱眉头:“倒是有点意思!”

“高珲,今天输得肯定是你。等下你看着,大哥出手,你必败无疑!”

“以大哥的眼光,今天赚钱的,一定是我们!”

两个小弟虽然摄于高珲背后保镖的威胁,但还是跟在熊磊身后,对高珲反驳出声。当然他们的声音很低,可以忽略不计。

“呵呵。”

高珲扫了熊磊的两个小弟一眼,没有理会熊磊的两个小弟。这俩个小喽啰,还真没有让他重视的资格。

“熊磊,不要以为什么人都是高手。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很可能是唐僧。仙风道骨的也不一定是半仙,很可能是骗子。”

“以你的智商,呵呵。”

高珲摇了摇头,虽然没有直说,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显而易见。当然他讽刺的人不是明面上的高珲,而是暗中的何苦。

不过何苦对此并不在意,似乎没有听见高珲的话,何苦仍旧自顾自的抓着哑铃,练习着臂力。

“高珲,等下你就知道了。我敢拍着胸口说,今天败的人,一定是你!”拍着自己的胸口,熊磊脸上满是自信:“等下你就笑不出来了!”

“就是,高珲你今天肯定会赔光!”

“今天输得一定是你!”

熊磊的两个小弟顺着熊磊的话,也对高珲鄙夷出声。背后有何苦撑腰,他们今天的底气,倒是十足。

“呵呵。”

面对熊磊三人的反驳,高珲只是冷笑一声,连反驳都懒得反驳一句。他没有理会熊磊三人,而是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何苦,微皱眉头。

如果何苦气不住的反驳或动手,他倒是可以借机试探何苦,看清何苦的本事。但此刻始终不骄不躁的何苦,却让他看不透了。

他不信何苦听不清他话里的鄙夷,但听清了还无视他,这就让高珲看不透何苦了。

他知道这样的情况,只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何苦本就是装的,忽悠了熊磊,所以不敢和他动手,怕露馅,下不了台,所以只能故作高深。

还有一种,便是何苦是有真本事,真的看不起他,不把他放在眼中。

这两个答案,高珲自然不认为,何苦是有真本事。毕竟熊磊那几下他很清楚,这头蠢笨的大熊,能请到有真本事的人?

“你去。”

略微犹豫后,高珲给身旁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他让这个保镖出手,去试试何苦。他倒要看看何苦到底是装的,还是有真本事!

连载中

疾风兵王

作者:行孑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